每次伤口结痂快好的时候都会有点痒,于是自己忍痛默默把它抠掉,看着血流出了有种快感,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倾向!大到小鸡、小鸟,小到蝗虫、知了、蚂蚁,统统埋起来,用木片或瓦片立一个碑!还起上各种奇葩的名字!你内心的变态程度,不测不知道,一测吓一跳。

立即开始测试